疫后世界秩序的挑战与建构——杨洁勉

首页    研究成果    中文    疫后世界秩序的挑战与建构——杨洁勉

          疫后世界秩序建设是21世纪以来世界秩序建设的延续和发展,但在百年未遇的超级疫情冲击下,需要进行调整、补充、更新和创新,以维持和保障疫后全球事务和国际关系的正常运作。

          疫中和疫后世界秩序的重点议题挑战至少来自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大国关系调整的挑战。大国关系在确立和保障世界秩序中举足轻重,而疫中和疫后的特殊冲击凸显了中美俄欧等主要大国的矛盾和冲突。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当前的特殊阶段,大国的政治战略关系成为影响世界秩序的主要矛盾。

          其一,美国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者和主要对手,激化了霸权大国和新兴大国之间的矛盾。所有这些都会影响到既有世界秩序的运行和新建世界秩序的问世。

          其二,西方发达国家内部两重性更加突出,“美国优先”增加了盟国友邦的离心倾向,但后者在世界秩序问题上仍需唯美国马首是瞻并在价值观上基本一致。而且,美国在推进“新冷战”和“亚洲北约”等进程中不断组群,致有可能形成世界的集团性对抗。

          其三,发展中大国群体性崛起进入盘整期,金砖国家在经济增长、政治对话和机制建设等方面从高速起飞期进入了巡航磨合期。发展中大国和发达大国无法在世界秩序的重要方面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二是全球经济秩序议题的挑战。新冠肺炎疫情使世界经济陷入危机,主要大国经济受到巨大影响,因而尽早恢复经济和增加经济动力成为迫切的首要任务。但是,各国相应出台的应对政策,因缺乏磋商和协调,不仅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反而还往往相互抵消和冲突。因此,全球范围内经济战略磋商和经济政策协调是极其重要的一步,也是建设世界经济秩序的前提。

          三是全球总体安全秩序的挑战。当前国际社会正在重新认识以公共卫生为代表的非传统安全威胁问题,并在全世界总体安全的高度上讨论建设全球安全秩序的问题,努力应对由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相互作用而产生的复合安全威胁,这是当前和未来重要的新安全威胁。

          世界新旧秩序更替涉及诸多方面,这里集中讨论世界秩序的机制规则建设问题。

          一是发挥现有机制的作用。国际多边机制和规范规则的制定需要复杂纷繁的磋商和长时间的磨合,因此最好的选择是充分发挥现有机制、规范、规则等的作用。

          二是机制规范的调整创新。新冠肺炎疫情和世界严重失序要求国际社会加快国际机制、规范、规则进行与时俱进的调整和创新。更长远地看,国际社会还需要加大决定方向、制定原则、形成共识等工作的力度,为世界新秩序提供更加坚实的思想理论基础。

          三是多边主义和共商共建。在建设新的国际机制、规范和规则中,一定要遵循公平正义的原则,特别要尊重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愿望和权益。为此,国际社会需要在共商的基础上达成共识,在共识的基础上进行体制机制建设,并且要求世界各国共同遵守和相互合作。

          四是坚定信心和排除干扰。当前与近代以来的世界秩序建设的一大区别,是西方或霸权大国不再能垄断世界秩序的议题、机制、规范、规则和权益分配等,非西方力量正在成为世界新秩序的建设者之一。在相同的国际大背景下,不同行为体对世界秩序的认知并不完全一致,有的甚至完全相反,反映了国际社会在此重大问题上达成共识的难度。中国的世界秩序观具有强烈的目标驱动意识,欧洲的世界秩序观希望保有其现存优势,美国的世界秩序观则还是唯我独尊,广大中小国家对世界秩序的认知还很难超越本身的局限。因此,国际社会关于世界新秩序的聚焦点,应该是未来三、五十年世界秩序的目标和使命。

(2020年11月22日)

2020年11月23日 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