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会长在“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广州)”上论述非传统安全威胁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

首页    信息交流    杨会长在“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广州)”上论述非传统安全威胁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

       11月21日,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会长杨洁勉出席“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广州)”,并就当前非传统安全威胁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作专题发言,以下为其发言的要点:

       在21世纪的头二十年里,国际社会面临不断增加的非传统安全威胁,恐怖主义、气候变化、公共卫生、难民移民、自然灾害等。更有甚者,非传统安全和传统安全相互交织,形成新的安全威胁,如新冠疫情和大国博弈的新挑战。
       面对不断加剧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国际社会的应对明显不足。
在思想理论方面,反全球化和去全球化的思潮、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理论、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主张等严重冲击了国际社会的共识,造成了全球范围内的思想混乱。
       在战略政策方面,许多国家出于一己私利和选举驱动,不仅难以形成国际的补充,而且往往相互抵消,致使无法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
       在体制机制方面,已有的不能发挥预期的作用,新需的不能及时出台。在普遍有效体制机制缺失的背景下,全球治理体系面临严峻的挑战。
       有鉴于此,我们的注意力不能仅仅集中在指出问题,而应当寻找解答的思路和方案。
       首先,有效维护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国家行为体和非国家行为体需要共同努力,维护已有的努力,如巴黎气候变化协议、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贸易组织、联合国2030议程等的有效运作。
       其次,特别强调大国的特殊使命担当。全球大国和地区大国要在全球治理体系改革上负起历史责任和发挥建设性作用,如同当年的国际合作反恐和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等那样,加强集体磋商和作出共同努力。
       再次,全球治理体系改革要有顶层设计。国际社会在共同应对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时,需要统盘考虑和长远规划。国际社会要集中全球力量和智慧,在长期复杂的顶层设计中发挥专家学者的作用。

       第四,全球治理体系改革阶段性目标和早期收获。全球治理体系改革任重而道远,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根据问题和议程的轻重缓急而制定阶段性目标,如联合国的千年计划和2030议程。当前的一个急迫议程就是全球公共卫生治理,要争取早期收获,要让世界各国和人民有获得感和成就感。

杨会长和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郑必坚会长、朱民副会长交谈

2020年11月22日 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