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心波:疫情下的公共外交——目标与做法

首页    研究成果    中文    武心波:疫情下的公共外交——目标与做法

疫情下的公共外交

—目标与做法—

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副会长、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学研究所所长 武心波

 

      无论是从基于民心相通的理念,打造一个互联互通的世界的长远需要看,还是从万众一心去战胜疫情的实际需求看,公共外交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外交平台,可以发挥独特的作用。下面就谈点学习后的粗浅的看法,谈两点,一是目标设置,二是做法建议。

      首先,从目标设置看,公共外交的宏大目标是指涉国家战略,国家形象与话语权等,疫情下的公共外交还应该具有时效性的目标指向,具体而言,有三点。

      第一,批谣言。疫情期间,谣言四起,尤其是源于美国的谣言,已经成为政治病毒,毒害国际社会,毒害民众,公共外交也要承担起揭露阴谋,还原事实真相的重任。

      第二,聚民心。在一个大分裂大动荡的时代,国际社会需要合作,需要相互交流和理解,万众一心去共同战胜疫情。

      第三,传思想。要以抗疫为契机,借力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全球传播,为新一轮全球化的到来,打好思想基础。

      其次,从做法上看,为了实现上述目标,有四点建议或是思考。

      第一,官民并举,双管齐下。除了官方要主动积极全面的开展公共外交以外,还要调动一切海内外的民间力量,利用各种场合和空间,展开积极生动的公共外交活动。

      第二,细化公共外交的对象,公共外交的对象是国际社会或对象国的公众,要改变以往从整体,从大这一抽象的公众概念出发,搞大宣,大呼隆,大手笔,大规划,这固然需要,但更要考虑从整体到局部,从大到小,要有下规划,小手笔,具体而言就是要针对社会的多元和多样性以及个体性,针对疫情期间的社会的分裂性、冲突性等特点,对作为整体的公众要不断地进行细化,分层化,甚至是个别化,根据对象的划分,把工作做得更细、更扎实更具体,更有的放矢。如对日公共外交,根据日本的中产阶层居社会主流,可以锁定对日公共外交的重点在中产阶层,针对中产阶层的特点和需要,采取各种新颖有效的手段开展交流,如对美公共外交,可根据少数族裔,如拉美裔民众,以及弱势群体,开展有的放矢的外交活动,又如针对拥有广泛社会影响的各界知名人士、社会名流,可以开展针对个人的个性化的公共外交等。

      第三,形式创新。公共外交要在手段和形式方法上有所创新,要抢占舆论的制高点,在传播方式上,按照短平块的原则,多开发能吸引眼球的快餐式的媒体产品,增强趣味性,加强解释性,提高速效性,走出后真相时代。

      第四,需要想象力。疫情期间,往往也是丰富的想象力和合理的虚构力发挥作用的最好时期,这一时期不仅会有大量的文学作品,科幻小说的产生,还会出现一些美丽的传说,传言,预言,预测等,这折射出了民众释放内心焦虑甚至是恐惧,对未来充满美好向往的的一种强烈的心里预期。对此,我们是否可以通过和西方的一些正面的预言、传说等对话,发挥文人墨客的的想象力和合理的虚构能力,来生产一些美丽的故事传说预测等,以帮助民众消除焦虑,填补心里需求之同时,也能巧妙地将其对未来的期盼转为对包括中国的肯定与憧憬在内的对未来的美好向往。公共外交应该根据不同的形势去发现一些新的切入点和新的抓手,实现新的突破。

 

2020年6月2日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