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弘:美澳关系调整趋势及其对中澳关系的影响

首页    研究成果    中文    陈弘:美澳关系调整趋势及其对中澳关系的影响

美澳关系调整趋势及其对中澳关系的影响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陈弘

 

在美国的战略棋盘上,澳大利亚的战略地位曾经一度微乎其微。太平洋战争中,澳大利亚仅仅是美军的一个补给供应点和士兵休整地。

随着澳大利亚的传统宗主国英国国力的式微,澳大利亚在战后全面投向美国,1951年联同新西兰一起签署了《澳新美安保条约》,从而与美国结为军事同盟。

冷战期间,澳大利亚出力应对苏联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势力扩张,试图以此加强自身的战略重要性。澳大利亚在境内为美国设置情报监听站,在太平洋地区监测苏联卫星、空间站和其他太空行动。但无论怎样,由于其所在位置、国力等因素,其战略重要性相当有限。

冷战结束后,美国认为其一强独大的霸权地位已经稳固,澳大利亚也因此几乎完全失去了它的战略重要性。

随着奥巴马政府开始将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地区,澳大利亚立即察觉到这是难得的战略机会。而特朗普执政之后,美国开始全面推进和落实所谓“印太战略”,澳大利亚迅速抓住这个机会,为自己谋求战略利益。

从地理上看,澳大利亚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两洋国家,在印太战略中,澳大利亚可以扮演一个重要角色,而这个角色要远比太平洋战争期间澳大利亚的作用更为重要。

通过维护美国的地区和全球霸权地位,澳大利亚可以加强自身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在“反恐战争”期间,澳大利亚积极表态愿意充当美国的“deputy sheriff”,在这里,事实上我们对于“deputy sheriff”的错误认知造成了对澳大利亚的角色的错误估计,认为既然澳大利亚是美国的“副警长”,自然是听从美国的号令,华盛顿要求堪培拉怎么做,堪培拉就照做。

但是这就不能解释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态发展。事实上,澳大利亚在不少问题上,尤其是对华关系上,积极主动地充当“先头兵”的角色,在不少情况下比美国跳得更高,走得更极端,完全不仅仅只是起到副警长的作用。

事实上,“deputy sheriff”的确切意义,实际上是“代理警长”。作为自命为“世界警察”的美国,当时正深陷阿富汗和伊拉克,无暇顾及亚太地区。于是澳大利亚挺身而出,表示愿意担任美国的“代理警长”。换言之,澳大利亚希望在亚太地区扮演的是一个“小美国”的角色。

我们不能再认为澳大利亚只是美国的“跟班”、“小弟”,要充分认识到堪培拉的地缘政治野心。事实上,中澳关系成为了澳大利亚实现其政治野心的所做出的牺牲。

当前,美西方已将中国定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随着美国自身实力的衰减,美国试图转变其盟国的角色。盟国不再仅仅只是合作伙伴,而应当是一个棋局中的不同棋子,棋子们各司其职,共同完成遏华反华的目的。

澳大利亚一方面积极扮演其棋子的角色,另一方面则力图加强自己在印太战略中的地区“小美国”的作用。我们看到,在美日印澳四边对话中,澳大利亚不仅积极推进这个小集团的整体联动,如参与马拉巴尔军事演习,而且还主动和印度、日本进行合作。

与此同时,四边对话是被设计为Quad+,美西方希望以这四个国家作为起点,不断吸收新的国家和地区加入,最终形成亚洲小北约的新格局。因此,我们看到澳大利亚在不久前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到访,并以一份军工大单试图诱使韩国加入其阵营。

同样,本周原来计划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将访问澳大利亚,并签署具有准军事同盟性质的《互惠准入协议》。现在由于澳大利亚疫情急剧恶化,确诊人数激增,岸田文雄取消访问计划,但是《互惠准入协议》签署仪式还是将在今天(1月6日)在线上举行。

成为“小美国”是澳大利亚的重要战略目标,因此我们能够看到澳大利亚同美国、英国建立奥库斯,特别是籍此组建一支以中国为目标的核潜艇舰队。澳大利亚在南太平洋地区积极打压中国的存在,不惜斥巨资排挤中国在南太岛国的通讯设施建设。澳大利亚开始在本土制造并部署制导武器,主动邀请美国对美军在澳大利亚的驻军扩容。一系列举措战略目标明确,指向性十分清晰。

总而言之,一方面澳大利亚将美国的霸权利益同自身的战略目标紧密挂钩,试图成为亚太地区的“小霸”。另一方面积极拉拢和拉动第三方国家加入反华阵营,而它自己则成为这个小阵营的霸主。这就能解释、判断乃至预测澳大利亚的一系列反华举措。

澳大利亚深知积极参与美国反华战略所可能带来的代价,但是显然目前执政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当局认为其获得的政治收益足以抵充这个代价,十分明显,莫里森政府目前采取的是一系列极其笨拙的对外政策,最终的后果只能是伤害澳大利亚本国的自身切实利益。

2022年1月13日 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