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洁勉:如何看待和应对欧亚安全问题之我见

首页    信息交流    杨洁勉:如何看待和应对欧亚安全问题之我见

冷战结束的三十年前,欧亚地区的战略政治地图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三十年后的今天,欧亚地区面临着日益复杂和严重的安全挑战。在当今的挑战中,有的是挥之不去的老问题,更多的是新因素和新事件,而新冠肺炎疫情则是最近和最急迫的安全挑战。

作为世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欧亚地区的安全问题与全球背景密切相关。而且,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问题不断相互交织和互相影响,使得全球安全环境越来越难以维护和管理。此外,冷战虽然已在三十年前结束,但冷战思维仍旧阴影不散。某些国家试图通过寻找敌人、对手和竞争者达到维持其所谓的领导地位或既得得益。例如,美国及其一些盟友把中国和俄罗斯例为主要安全威胁,还称其为“民主对专制”之争,从而达到掩盖其真实的战略意图。安全的泛化和滥化的负面效应已经并还在四处外溢,恶化了整个国际关系,阻碍了全球安全组织和机制的正常运作,更不用说去建设应对当前和未来挑战的新组织和新机制了。

欧亚地区的安全在全球影响和内部因素的双重作用下呈现出以下的两重性。

一方面,欧亚地区总体而言在过去三十年里避免了大规模和高烈度的战争或冲突。地区的多数国家越来越认识到应对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双重威胁的重要性,并且合力应对恐怖主义、气候变化和新冠疫情等。而且,诸如上合组织和亚信会议等地区性机制认同与联合国宪章精神一致的新安全观和多边主义,并将其落地实施。有鉴于此,许多欧亚安全问题仍为地区性、局部性和可控性。

另一方面,欧亚安全稍有不慎即很有可能转化为地区、乃至全球的灾难性和无法控制的后果。就某些个别国家而言,它们受困于内部动乱、教派冲突、恐怖主义攻击、甚至于内战。而且这些内乱并不受制于边界的约束,往往会越界影响到邻近国家和场区,而海湾安全形势即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整个地区而言,欧亚既需要也缺少能够覆盖整个地区、普遍公认的准则、并在维护与促进和平稳定上有效权威的安全组织机制。因此,欧亚在安全问题上时常容易遭受国际恐怖主义和国家间战乱的负面冲击。就域外因素而言,美国的影响最大,而且往往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从到处寻敌和不负责任地从阿富汗撤军,不一而足。此外,美国还挑头推进诸如四国集团和澳英美集团以及在经济、金融和科技领域的对抗性群体,从而在欧亚及关联地区或领域制造安全问题。

正确界定安全威胁与危险是有效应对后者的极其重要的前提。欧亚安全需要在主要议题上达成共识、与时俱进的创造性思维、以及维护和平稳定的相互信任措施等。因此,我们在挑战面前不应望生畏而止步不前。相反,我们应当洞察挑战与机遇之间的内在逻辑与辩证关系。其实,安全挑战与机遇是相辅相成的。欧亚国家无论是个体还是群体都要将其和平愿望转化为有效的战略政策,从而使本地区更加稳定、和平、公正和富足,并以此贡献于世界的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当然,这也是我们为何相聚在亚信的这一重要平台并群策群力的原因之所在了。

 

[以上是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会长杨洁勉于12月28日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主办的“第九届亚信智库论坛——后疫情时代重建互信的新起点:趋势与任务”上的主题发言要点]

 

2022年1月6日 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