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舆论环境和涉华国际舆论斗争——旷伟霖

首页    研究成果    中文    国际舆论环境和涉华国际舆论斗争——旷伟霖

国际舆论环境和涉华国际舆论斗争

外交部前驻外大使  旷伟霖

 

美西方掌握着国际舆论霸权,控制了国际主要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视中国为主要舆论围剿对象,不择手段地抹黑中国、诋毁中国形象。

美西方对华发动了罕见的舆论战。这是它们对中国进行战略遏制、围堵的重要一环,旨在毒化中国发展的外部舆论环境,干扰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国际合作,损害中国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美西方对华舆论战也是它们与中国进行具体领域政治、经济金融、外交、法律,甚至军事安全较量的前哨战。一个时期以来,它们大肆炒作所谓“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新疆“种族灭绝”、“集中营”、“强迫劳动”等问题,包藏着巨大祸心,为以后出台后续反华措施留下了伏笔。美国宣布禁止进口新疆棉花和光伏产品,就是为了借“人权”之名打击新疆的支柱产业,破坏新疆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美西方发动对华舆论战的手段之卑劣狡诈,力度之大,动用的资源之多,不亚于冷战时期,主要有几个特点:颠倒黑白,没有底线,散布谎言和虚假信息已成家常便饭;突出意识形态,刻意强调美西方与中国的矛盾,是两种制度之争,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与自由民主之争;精心设计,花样翻新,下手狠毒,只要有机可乘,就步步紧逼,死咬不放;加强协调,彼此配合,或美国带头,主要盟国跟进,或主要盟国打头阵,美国背后撑腰;有机制有规划有资金支持,美国国会最近通过了一项专门用于反华宣传的拨款;鼓动、资助非政府组织、非官方的研究机构、“专家学者”积极加入反华行列。

我国的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还不大,国际叙事能力/国际传播能力还不强,讲好中国故事的效果还不太理想,在关键时候为中国说话的舆论声音还不够多,开展国际舆论斗争的能力还不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国国际话语权存在“四个”不相称:与我们的综合国力不相称;与我们的巨大发展成就不相称;与我们的总体对外工作格局不相称;与我们营造一个较友善的国际舆论环境的需要不相称。应该承认,在有效开展涉华国际舆论斗争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面对新的严峻形势,我们必须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求,积极有为,开拓创新,努力打一场涉华国际舆论斗争的翻身仗。我们要充分认识这场斗争的复杂性、艰巨性和长期性,把它提升到国家总体对外战略的全局性高度,制定国家层面的涉华国际舆论斗争战略,加强总体规划、设计和投入;加快人才培养,尽快建立一支有一定规模的专业队伍;采取更加灵活的策略,既注意防守反击,又主动出击, 设置议题,把“足球”踢到对方后半场甚至“禁区”;官民并举,调动智库、大学、社会团体、非政府组织的积极性,讲好中国故事,讲好中国共产党的故事,多层次、立体地开展涉华国际舆论斗争。

2021年7月7日 1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