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洁勉会长在“建党百年:世界眼光与全球话语学术研讨会”上发表题为“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建设及其挑战”的主旨演讲

首页    信息交流    杨洁勉会长在“建党百年:世界眼光与全球话语学术研讨会”上发表题为“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建设及其挑战”的主旨演讲
      5月29日,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会长杨洁勉出席上海外国语大学主办的“建党百年:世界眼光与全球话语学术研讨会”,并在主论坛上发表以下的主旨演讲: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建设及其挑战

杨洁勉

 

      随着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建设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这对中国学界来说,需要提高实践和理论自觉,主动承当历史使命和时代责任。
      一、物质本原和理论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物质生产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但上层建筑也可以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有着作用和反作用的现实过程,并不是单线式的简单决定和被决定逻辑。”
      因此,中国的国际话语权是由国情和世情所决定的。一方面,中国蒸蒸日上和蓬勃发展代表着历史前进的方向,中国综合国力不断上升决定着话语权的不断增加。另一方面,历史方向与历史进程又互为因果和相互促进。东升西降是方向,东弱西强是现实。改变这一历史不公和现实困境既需要改变物质力量的对比态势,也需要充分发挥思想理论的积极作用。中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以及其他中小国家正在致力于国际力量基本平衡的时代进步,正在改变500年来西方对世界的主导权,进入了关键的历史转折期和过渡期。建设更加公正合理的全球治理体系需要国际社会的如此认识和努力,国际话语体系的建设当然也不例外。
      二、话语体系建设任重道远。中国经济总量雄居世界第二已经长达12年,而且正在无可争议地走向世界第一。但是,中国在走向世界强国的征程上尚需披荆斩棘、斩波劈浪,需要战胜包括话语权在内的许多困难和挑战。
      话语体系建设和话语权的重新分配具有复杂性、反复性和长期性的特点。话语权属于上层建筑范畴,基于经济基础,但一旦形成而又具有超经济基础的反作用。
      在复杂性方面,美西方和中国在话语体系方面的不同蕴含着文化、文明、习俗、宗教、经济、社会等的巨大差异。而且,东西方话语权往往又伴随着曲折反复的历史进程,其中既有东西方力量对比的大转移,也有东学西渐和西学东渐的交流、交汇和交锋。
      在反复性方面,近百年来,代表欧美守成力量和代表亚非拉崛起力量在话语体系方面的斗争也几经反复,如一战和二战后的欧美和亚非拉之间在话语权方面的拉锯战,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霸权话语和第三世界的改革话语,2008年后的西方七国和发展中大国在全球经济治理话语方面的攻守易位等。
      在长期性方面,同经济力量对比不同,国际社会在话语体系和话语权的建设和重新分配方面将更是任重道远,在纵的方面,有追根溯源、现实发展和未来方向等坐标,在横的方面有政治、经济、科技、军事、文化、宗教等。
      三、中国学界的实践自觉和理论自觉。在话语体系建设和话语权重新分配问题上,中国学界要积极参与实践、不断总结提炼和增强理论自觉等。
      首先,积极参与国际话语体系建设的实践。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学界在国际话语体系建设方面不断探索和实践。例如,在翻译马列主义经典著作、推介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国际文化交流方面等实践。又如,“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等重大外交理念的外文译名定稿也是集中了中国学界的专业性智慧。再如,上海外国语大学在积极参与上海世博会和进博会等重大外事活动,还努力对外推送中国国关学术专著。随着中国国际地位和作用的提升,中国学界参与国际话语权建设的需要也会相应增加,中国学者在话语权方面的责任将会更加光荣和艰巨。
      其次,实践需要总结和提炼。中国学界在国际话语体系建设的实践应当说是比较多的,但为什么增加话语权的程度、广度和深度还不尽如人意呢?如被动介绍多于主动著述(翻译多于创造),增加数量多于提高质量,囿于所在多于跨越文化等。总而言之,中国学界在建设国际话语体系时既要为我所用又要共建共享,使其更加科学客观和公正合理。
      第三,增强理论自觉。这是个大题目,在此仅从三个方面进行阐述。
      一是提高政治理论水平。近些年来,美西方对中国竭尽污蔑攻击之能事。特朗普总统的China Virus,拜登总统的Democracy vs. Autocracy,西方无中生有的新疆“genocide”,这些都是赤裸裸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攻击,对此必须从政治理论高度予以认识和回击。
      二是加强学术理论修养。如同在其他领域一样,话语体系的改革不仅需要政治理论的指导,而且还需要学术理论的支撑和延伸。有效的国际叙事需要深厚的学术功底,唯有如此,才能厚积薄发,才能更好地走进课堂和深入人心,才能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三是建立话语本身的理论体系。如果只研究在某些时间和事件上的话语应用和作用,那么往往不能认识全面和把握全局,当前有关话语权的课题、论文和著作在低水平上重复的不少,上升到理论体系的并不多见。这可能在初级版本时期难以避免,但在中高级版本时期需要更上一层楼。

 

2021年5月30日 10:24